当前位置:首页 > 物流资讯 > 放空骗货、压车要挟 物流老板们踩了多少货车“老油条”的坑?

放空骗货、压车要挟 物流老板们踩了多少货车“老油条”的坑?

发布人: 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21-11-24 13:38:47 点击:40

干物流的人都苦逼!

这句话不仅针对没有休息日、工作艰难还总被压榨的卡车司机们;反过来,看起来光鲜亮丽的物流老板们,同样受过不少甲方爸爸的气,踩过不少“老油条”卡车司机的坑。


微信图片_20211124132208.jpg


图片

大坑一:压车要挟


今年3月初,好多车平台调度了一个订单给黄冈的卡车司机胡师傅,要求送到南京溧水卸货,运费4000元。


第二天胡师傅就到达了装货地完成发车打卡,第三天货车到达卸货地。


眼看就要完成这笔运输订单,但因为收货方原因,当天却无法完成卸货,沟通下来需要第二天上午卸货,也就是说胡师傅会被压车一晚。


这时候司机要求收货方给付压车费4500元!


像胡师傅这样9.6米的货车,一般物流平台给付的压车费一晚上的市场价是300~500元。


但胡师傅坚决不同意原本签订好的合同赔付标准,坚持要求先付给他压车费一晚4500元才同意卸货。而运输费用4000元已经在他成功抵达卸货地之后便结算完成。


微信图片_20211124132221.jpg


货在自己车上,不打款不卸货,物流公司出于准时交付甲方不陪违约金,没办法只得给他打了4800元(4500元压车费+300元定金),最终一趟货,这位胡师傅“成功赚到了”8500元。


从事物流公司调度工作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罗戈网.物流沙龙,“一般因为物流公司原因或者收货方原因出现压车,时间太长,多加一点钱都没关系,双方是可以沟通的。但像这个司机要价,运费才4000元,一晚上压车开口就要4500元比运费还高,就是要挟,货在他手里,出于很多因素考量只能给钱。”


不过他也提到这样的司机是个例,很少的,绝大部分司机都是讲道理、好沟通的,以目前他们与顺丰合作的标准,9.6米车的压车标准也是300元/天。跟司机签订合同同样也是这样的标准,所有可能出现的复杂情况都被写进了合同中,“但如果这个司机打定主意违约,谁也没办法。”


金额小、事件小,报警被物流公司认为是扯皮浪费时间,最终效果不见得好。一般遇到了都是自认倒霉。而且往往遇到这样的“极品”司机的公司都是小三方、小物流,因为他们手中订单少、规模小,司机也觉得做个一锤子买卖没关系,大不了以后不合作,自己也没损失。


图片

大坑二:整车变专线 巨坑无极限


如果物流公司遇到这种情形的巨坑,那真的不仅要大出血,还会被气到吐血。


一位资深物流人讲了一个整车变专线、赔钱大出血的案例,简直大开眼界——不得不感叹货车司机这么淳朴的群体中竟还有如此败类!


去年年中一家物流企业承接了一个订单,要求从南京大区运一批大客户的货物前往贵州毕节,要求17.5米平板车运输。当时因为车源紧张,临时找不到熟车接单,只能在车货匹配平台发布任务,找社会车辆运输。


A师傅接单了,但对方要求添加另一个不同手机号的微信,根据平台信息记录这个手机号是车牌豫字开头的李师傅的,在此称呼其为B师傅。根据平台显示B师傅信誉良好,过往订单服务评价都是好评,但交易记录全部是短途。


到此事实上,隐患已经埋下。


在装货的路上,B师傅都全程配合这家物流公司的客服人员,安装APP、操作发车打卡等,当时是7月26日傍晚6点左右。


第二天上午根据合同约定,已经行驶了一段路程,物流公司就打了5000元预付款给司机,但之后客服跟单发现,司机又换了,换回了最开始联系的A师傅,当时给出的理由是:两人是一个车队的,现在换司机开,因为就是原本两人,物流公司放松了警惕,客服并未强制要求A师傅安装APP等正规操作。根据后续事件发展,事实上当时那车货已经运到了常州火车站,走铁路专线,但还未正式发出,但物流公司此时一无所知。


直到第三天,物流公司发现A师傅仍未打开APP位置定位,双方联系后,A师傅称货车在湖南怀化发生故障,要求物流公司先转给他3000元修车费,并承诺第四天抵达目的地毕节,但坚决不肯提供视频或者照片。物流公司已经怀疑其走了专线,但综合考虑后还是打了3000元修车费。


但第四天,这批货并未像A师傅承诺的抵达毕节,联系A师傅,双方长时间扯皮争执之下,A师傅说出真实操作,在换司机当天货物已经被转给常州铁运,并提供铁运负责人电话,之后物流企业联系上常州铁运知晓货物在火车上但中途无法下车接驳。


因为跟收货方的合同有时效要求,物流公司一方面紧急联系收货方商讨换车,另一方面紧急派车前往甲方的另一个生产地调货先拉往毕节使用。


在此后的三天中,物流公司手忙脚乱,一边紧盯铁路公司的火车位置,还要紧急派人前往目的地贵阳火车站等车接货,另一边还要协调紧急车辆从异地装货调用。终于在迟到2天后7月31日顺利从贵阳火车站接到了货,并继续安排车辆从贵阳运往毕节。


在8月1日当天收货方才收到货物,同时物流公司还得再派车把异地调用的货物等量装载运回。


单纯从成本付出来讲,预付款5000元,修车费3000元,A师傅吃掉的铁运公司回扣费用,再加上铁路运输费用,还有调派车辆从贵州火车站到毕节的运输费以及来回异地调货先用再补回的运输费,大大超越了这一趟订单的原始价格。更大的损失还是丧失了企业的信誉,外加一大批违约金,甚至有可能损失这个大客户。更别谈还有中间的人员折腾、各种麻烦。


微信图片_20211124132228.jpg


最终这家物流企业因为这趟订单损失的金额就有8万元,其中5万元是赔付甲方的钱。这家物流企业的负责人说自己是有苦说不出:“现在物流圈就是一个怪圈,这件事如果找公安局就属于民事经济纠纷,一般要求私下解决,一般不会帮助我们追讨;如果去法院上诉,周期太长、成本更多,最终也不一定能讨回来,最多给他按个老赖,钱也追不回,耗时耗力。”


好多车平台,因为这种整车变专线的诈骗方式,甚至还出现了一些物流“潜规则”。在这个诈骗司机找上专线公司时,一般会要把这一票货物运输业务卖给对方,这种卖并不是卖货,而是将原本走这趟专线5000元的运费提升到1万,这个诈骗司机要求专线给他3000元到5000元的回扣。


而专线因为知道货物价值远比1万元运费值钱,并不会拒绝这种吃回扣的方式,最终在这道环节,诈骗的司机又赚了一大笔。


图片

大坑三:偷货


偷货行为在物流圈也是不少的,很多价值高的货物,例如茅台酒等都是被惦记的香饽饽。


今年1月份,因为一批茶叶礼盒的运输订单,一家公司被货车司机连累的名誉扫地。


这家物流公司讲述了整个事件经过,因为过年送礼的原因,一家企业下了一个运输订单,要求送云南西双版纳运送一批茶叶礼盒到广州,礼盒数量不大,只要了一个4.2米的厢车,并且没有装满,空间绰绰有余。


运输过程没有幺蛾子,非常顺利。但在卸货之后,收货方却发现少了一个礼盒,调查监控发现在司机的驾驶室。这就非常奇怪了,车厢也没装满,客户也没要求特别放置到驾驶室,为什么会出现在司机的驾驶室呢?


听了双方沟通的通话,司机从头到尾没有解释原因,只说不知道、不清楚,而在知晓有监控视频后,司机同意将驾驶室内那盒茶叶礼盒寄回收货方。


最后事情是解决了,但这家物流企业却被客户严重质疑了诚信问题。


微信图片_20211124132234.jpg


图片


四类司机大坑物流公司基本踩遍


事实上,物流公司踩过的大坑不止上述问题,还有各种复杂、奇怪甚至奇葩的陷阱。


以好多车平台为例,其2016年开始直接进行运力交易业务,即承接货主甲方业务订单,然后在外组织运力和服务运营。


杨叶龙说,自己一年时间踩遍了大小陷阱,之后2017年开始沉淀这些黑司机信息和名单,根据其总结,目前发生在他平台上的这种货车司机违约比例大概在1:1000,其中车队和个体司机发生违约的比例大概为4:6,个体司机违约比例更高一点。


他对这些违约行为进行总结,大概分为4大类。


第一种:恶意放空。


主要是运输意向沟通完毕,各种信息报备,定金付出,合同签订,装载地装载时间都敲定后,最后这个司机直接不去放了他们鸽子或者距离约定时间1、2个小时临时毁约,不去了,给物流公司打个措手不及。


但他表示一般认定恶意放空之前还是会沟通,假设真是现实有不得不违约的情形,他们也会给予较轻的处罚,不会直接拉到黑名单。


第二种:合作细节变化时极端处理。


这种情形类似前文讲述的坑1案例。一般类似其卡车可装载25吨货物,约定货物运输22吨,后发现货物实际重量多了一吨,司机一开始不说,等到快到目的地了,以此要求涨价,不涨不卸货。


或者原本合同约定整个运输路程全程走高速,但司机为了省点钱,走了国道或者中间有一段路程去走了国道等等情形。


杨叶龙认为类似这样的违约类型,主要是司机一个占小便宜的心态,他们要挟时会给一个相对高出市场价但不超过1000元的价位,类似案例中超过运费价格的贪心行为是极少数。


“高不到哪,他自己知道高了这事情可能会麻烦,但整的也很让人别扭,不给吧怕货丢了,给吧心里不舒服,还没法报案。”


第三种:自我犯错后威胁。


一般一笔运输交易甲方会给物流公司约定一堆条条款款的要求,同样,这样的要求也会转嫁到承运司机身上,例如时效;不能急踩刹车,因为避免货物坠落;当装载不满时要求注意速度变化,避免货物磕碰等等。


而当司机知道自己没有做到要求时,到达目的地后,有些会要求你给他先打运费,他才进场卸货,因为按照要求标准,这样的运输订单会有扣钱和罚款。


第四种:故意欺诈。


这个违约类型以上文的坑2案例为代表。


杨叶龙表示这种操作不是物流新手干得了的,基本都是物流圈里混了很多年江湖的“老油条”,才懂得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潜规则。


图片

小物流小三方最容易中招


杨叶龙也对这些司机违约行为进行了原因分析。


一方面是某些司机喜欢贪小便宜,或者自己犯了错但不愿意承担责任。“他们觉得物流公司不能拿他怎么样,大不了以后我不跟你合作了,反正物流公司那么多,还怕找不到下家么?”


另一方面是传统黄牛消失在线下物流园,但却以互联网黄牛的形式全新登场,他们伪造自己货车司机的身份,有行驶证、有牌照,但他接的订单却没办法跟他实际发生直接关联,而是被转卖给了另一个下家。


所以他分析认为,这些司机违约陷阱最容易中招的就是小物流、小三方,还有就是正在成长中的某些偏远路线。


“企业业务量够大,物流公司基本不用担心,合作司机都明白,以后还想接到这条业务线上的订单,还想接到我们公司的订单就不能犯错,出了问题该扣钱也不会反对和逃避,他们指着我们生活呢。”


但如果是一些偏远线路、业务量小的线路、或者是在开拓成长中的线路,就容易遇到这类违约司机。


“没办法的,任何企业在做任何一条线路时,都有从小到大这个过程,而大部分事情都发生在这个过程中。”


微信图片_20211124132240.jpg


图片

共建行业协同黑名单或是出路


而这样的黑司机无论是对货车司机群体还是对整个物流行业都是一种极大伤害。


一方面,好的司机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干好运输,大家都知道做运输司机很苦,挣得也不多。然而这种黑司机因为违约、要挟、诈骗、服务态度恶劣竟然能够没啥后果,还挣到更多的钱,这就是对老实本分的好司机极大的伤害。


行业让司机们变好的动力越来越弱,劣币驱逐良币,环境在逼迫好司机走偏、走坏、走向极端,不然就要吃亏。


另一方面,物流行业走到如今,利润空间已经非常薄,企业希望降本增效,就要在各个方面抠,而辨别司机信誉显然就是一个成本项。如何用更低的成本完成这道关卡?


杨叶龙认为建立一个属于全行业的司机黑名单是很好的出路,事实上他们经过3年多的黑名单制度建立,已经形成自己平台的黑名单,然后他认为单打独斗是完全不够的,很多物流公司与他们一样都有内部黑名单制度,只有更多的物流公司和平台联合起来,一起共享、共建公共的司机黑名单,才是降低成本、维护行业健康的最好出路。


“数据累积是关键,越来越多的企业共同形成这种数据累积,对黑司机的牵制力度就会越大。”


当然,另一方面,卡车司机本身作为弱势群体,同样需要更好地保护自己,也需要一张物流企业黑名单,对于那些压榨司机群体、违规运作订单交易、侵犯司机正当权益的物流企业、平台,要共同联合起来,把他们打入卡车司机接单的“冷宫”!